木倚沉周

沉迷磕山。

榎吉 拾金不昧

一个锁匠捡到三三自己昧下的故事,标题是反的fufufu

 


拾金不昧


榎本径捡到吉本荒野那天天气非常冷。

 

若不是在监控画面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抹和地面不一样的土黄色,恐怕吉本就要冻死在连垃圾桶都没有的小巷里了。

 

趴在地上的人额角有伤口,不过好在看起来血已经止住了,应该不会马上死掉。然而考虑到这几天的气温,估计再有半天店铺外就能收获一具新鲜尸体了吧。

 

榎本径也说不好当时是为什么要捡回吉本荒野了,可能是一时的良心发现,也可能只是不想发生什么不吉利的事影响生意,后者成为了日后吉本追问起时他拷贝一样的回答模板。

 

总之是捡了人回来。打开门上繁复的锁费了点功夫。榎本径把人扔到店尽头的长沙发上,正要起身时却被一把抱住了。榎本下意识想要挣开的同时感受到了怀里大幅度的颤抖和隔着柔软的羊毛衫传来的冰凉,看来只是突然到了温暖的室内才感觉到了冷。

 

维持着弯腰的姿势大概有五六分钟,榎本才感觉到抓在衣服上的力道渐渐放松,打在胸前的呼吸也没了之前的急促,他直起身,看到重新躺入沙发的那个人现在已经醒了过来,他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不速之客。

 

脸冻得有些浮肿,不过丝毫不掩那双大眼睛自带的风情,榎本径脸上不显,心下却暗自欣赏感叹了一番。他喜欢眼睛漂亮的人,而这个被自己捡来的人长得对极了他的口味。除去第一眼看到的圆圆的眼睛,微微上翘的眉毛、英挺的鼻子和看上去就手感极佳的微微撅起的嘴唇也是不可多得。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了。

 

榎本径自认不是什么好人,脑中已经开始计算怎么也要在这人离开之前吃上一回。

 

眼前半睁着眼睛的小动物浑身脏兮兮急需冲洗,额角的伤口也要先处理才行,榎本径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抓的变了形的羊毛衫,还是先去倒了杯热茶过来。

 

这人双手捧着茶杯的样子更像仓鼠了,一杯热的下肚,才终于放松下来似的长长地出了口气,腿脚伸开来往沙发里又沉了沉。

 

榎本径仿佛此时才终于想起了他的轻微洁癖,眉头微皱,“把衣服脱了扔地上,去洗澡。”

 

“诶?榎本先生是那边的人?相当直球呐。”作死的小动物,声音虽然可爱,说出来的话倒是欠揍的很。

 

榎本径不为所动,右手冷不丁将刚才就拿在手里的酒精棉按上了他头上的伤口,满意地看着他不受控制地吸着气皱起小脸,嘴上却还要不服输的撒着娇:“温柔一点嘛榎本先生,人家是第一次呢~”

这张嘴早晚要用什么给他堵上。

 

“你认识我。”

 

“住在这附近的所有居民我都知道哦~”一副快来追问我的得意表情也很可爱,榎本径结束了手上的清理作业,淡淡的回了一句,“是吗。水是恒温的,打开就可以洗。伤口不要沾水,浴室在那边。”

 

连名字都没有问,余光里那憋闷的鼓起的双颊让榎本径心情很好,这种表演型人格的小坏蛋,早晚让他自己憋不住把什么都吐出来。

 

另一边,从来没有遇到过锁匠这种类型的人的家庭教师确实憋得浑身难受,他总是有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搭理的自信的,堵着一口上不来下不去的气,在浴室里挤光了榎本径那瓶一看就很贵的樱花味沐浴露。

 

吉本荒野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工作台上显眼的位置放着外面盒子和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拉面,屋里却没看到锁匠的人影。吉本一边吸溜面条一边打量起这不大的店面,与其说是防盗商店倒不如说是作案工具专卖店,还没看出个所以然,就听门上传来开锁的声音,上上下下居然有四道。虽然没有想过跑路,不过他刚才是被坏人反锁在屋里了吗?哪家锁匠门上装四道锁啊?被好奇心折磨的不行,一边反省事前对住宅区的摸底工作做得还不够到位,一边还要用面条塞住自己想提问想的不行的嘴,一时很是繁忙。

 

榎本径进门看见的就是仓鼠先生埋头吃得热火朝天的情景,那人吃完面条又捧起碗把汤也吸溜的见底,放下碗毫不讲究地用手背一抹嘴,转身又栽回沙里舒服地喘气。饶是榎本径也不禁扯起一边嘴角。

 

他走过去收拾餐具,沙发上的人突然找回了被食物短暂占用了的注意力一般拧过来盯着他,似乎是努力想用眼神的力量让他先开口。

 

真的很可爱,想亲亲他。榎本径这么想着,就这么做了。

 

什么都没说,弯身在那张饱满的嘴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扔下一脸懵逼的仓鼠将外卖盒子放到了门外之后径直去了浴室洗漱。

 

再出来的时候本来正在沙发上疯狂翻滚的小可怜又突然陷入僵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

 

榎本径好心情的打开卧室的门,“床很大很软,给你一分钟考虑睡哪儿。”

 

吃饱喝足还洗的香喷喷的,被这么一诱惑,连日的疲惫仿佛瞬间找了上来,从眼皮开始全身都觉得好沉,吉本忍不住打了个带眼泪的哈欠。防盗商店的老板没有等他转身进了屋,留着一道不知道通向什么的门。

 

吉本荒野穿过那扇门的时候想,他只是太久没有睡过又大又软的床了,而且沙发上根本就没有给他拿出被子。

 

榎本径看着他捡来的小动物战战兢兢地钻进被子却几乎在沾到枕头的瞬间就睡着的时候,笑着打了个喷嚏,小坏蛋把小半瓶沐浴露都挤身上了,害他用洗手的香皂洗了个澡不说,上了床还熏得要死。看来明天要去买几瓶900毫升的家庭装,喜欢挤的话就让他一次挤个够好了。




TBC?

有人看的话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