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倚沉周

all周好好好,杂食没什么雷点。獒受好好好。

叶周 冥冥 ch1


啊为了写床位这个梗特意回去把第0章的bug给改了,忘记前文的小伙伴请戳头像。





CH1

周泽楷今年应该多大?14?15?正经的中二年纪,会用本名当ID的小孩估计不多,叶修发现自己根本想象不出一个中二的枪王大大。

一叶知秋进入了神枪手周泽楷的射程,叶修的注意力却有点涣散,此时荣耀里的神枪手显然还没有流行起风衣加礼帽,周泽楷手里的双枪也就是稍微好一点的紫武,但隐约已经可以看到未来荣耀第一人的那份果断和精准。叶修想着这些,手下动作也没停,却在神枪手还剩百分之十几的血量的时候输掉了。对面没什么表示,只是又开了一局,这局叶修专心了一些,却还是输掉了。

周泽楷:新手?

一叶知秋:是啊,才玩了两个月,不太熟练。

叶修苦笑,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荣耀三区新人可和当初重回十区不一样,这个时候的荣耀里流行的思维方式、打法和七八年后的差得太多,很多后来被职业联盟所淘汰的打法正当流行,那些曾经被荣耀教科书开发并传播开来的打法,有些被其他人发现并有了新的名字,有些则没有。面对着普通玩家尚且看不出来,可遇上了周泽楷这种水平的高玩,就很有些不适应,在对方看来,自然是一个操作很好却缺乏经验的新人。

周泽楷:很厉害。

叶修又笑,他想起之前世邀赛的时候,体育局安排的赛后采访里有一期,主持人问起选手们加入职业战队的契机,周泽楷给了个挺有爆点的回答,大致是说他曾经是斗神的忠实粉丝。主持人连忙追问为什么最后选了神枪手呢,周泽楷回了句“战斗法师多如狗”,被黄少天接道,“现在是神枪手多如狗啦。”

可惜这个世界里周泽楷当不成斗神的粉丝了,没了苏沐橙在一旁,一叶知秋终于不再有错别字,手里也没有却邪,也不会进入那个圈子了。职业联盟里少了一个斗神,粉丝们会怎么称呼苏沐秋的沐雨橙风呢?炮神?不知道对着一个人妖号荣耀粉们喊不喊的出这种好像有点污污的称号来。

“你也很厉害。”叶修回,顺手给对方发了个好友申请,对面很快通过了,两个人又打了几把,周泽楷才说,“下了。”

叶修扫了一眼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晚上9点多。

“要休息了?”

“作业。”得原谅叶修,太久没写过作业,这些常识已经不存在他的思维里了。

“哦,我再挂一会儿。”

“晚安。”道过晚安神枪手就下了线,留叶修一人回味着刚才发生的事。

原本以为不会再有交集的世界,因为与周泽楷的不期而遇好像又没那么遥远,认识这个正在念初中的周泽楷,让他有种在桌子下面捡东西时不小心窥探到原本的世界的裙底的感觉,那些曾经的老对手更加生活化,更加私人的一面,那些从未为荣耀圈和他自己所知的过往,都有可能在这个世界不经意的被自己发现,叶修觉得挺有趣,他好像从没有从这么生活的角度观察过这些老朋友,而现在他可以成为他们的新朋友。

当然,既然下了决心这辈子要好好补偿家里,叶修不会主动寻求与那个圈子接触,但像这样遇到也当然不会排斥,遇见周泽楷让他在醒来之后第一次感到一丝熟悉,在所有人事都与记忆中不大一样的时候,这个寡言的神枪手与叶修记忆中的枪王并没有什么区别,就连年龄的差异也因为隔着条网线而并不明显。

叶修退了游戏起身活动,到楼下找水喝,家里身高腿长的勤务兵跟他打招呼,叶修五脊六兽地拉着人小孩聊天。其实两个人根本是同龄人,只是叶修心态老过一回还没调整过来,东一句家里住得惯不西一句谈对象没有,把人小战士问的毛毛的像在跟组织汇报。

叶秋一进门就看见这么一出,打了个岔让人去厨房看看阿姨留吃的东西没有,勤务兵如临大赦,从沙发上弹起来就去了。

“你跟人说什么呢把人吓成这样?”叶秋从茶几上拿了个苹果,一边掰了一半递给叶修,一边坐进他对面的沙发里。

“没说什么啊,就问他有没有对象。”叶修啃着苹果,很是无辜。

“你没事关心人处没处对象干嘛,”叶秋白他一眼,又想是突然想起一般,“你今天不捅咕你那游戏啦?”

“劳逸结合,下来活动一下。”

“在你这儿哪个是劳哪个是逸啊?”

“那肯定陪我宝贝弟弟聊天是逸啊。”叶修不假思索。

“别恶心。”叶秋吃完了苹果起身去扔果胡,回来看见叶修守着一小盆毛豆在吃,估计是勤务兵端来的。

“少吃点,晚上躺我上面放屁就把你扔出去。”

“叶总你怎么可以这么粗俗呢,都要上大学的人了。”叶修拿毛豆扔他,叶秋一把接住。

“老子上的是军校,就是粗俗,不服憋着。”

变了变了,都变了,我那个时刻都在装逼的总裁弟弟不见了,这辈子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叶秋不离家出走了还要老老实实上军校,以后家里要有两个叶首长了吗。

晚上上床的时候,叶修犹犹豫豫地问叶秋要不要睡上铺,人心不古了,谁知道叶秋会不会真的把他扔出去。

“你说什么呢,睡觉。”叶二莫名其妙瞅了他一眼,径自拽过毛巾被躺下了。

叶修满意了,放心了,还是亲弟弟。

“你要是想撸去厕所,咱俩这床上下一样晃。”

叶修差点从梯子上出溜下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你他妈怎么知道的一样晃?你都试过啊?”

“谁要在你床上撸管,你自己撸的时候当我在下面是死的吗?”

叶修老脸一红,闭嘴了,他哪知道15岁之后的双胞胎都这么百无禁忌啊。







我超喜欢叶秋的哈哈哈不知道这个叶秋你们能接受不诶嘿

我知道超短的……

叶周 冥冥

啊啊啊叶周粮好少每天刷到哭出来,放个开头断下后路,这个梗存手机里两年了,终于码了两行。

叶神穿越?重生?到平行世界的故事。

虽然提到了伞哥但是没有伞修,真没有。



Chapter 0

叶修没想过会再次遇到周泽楷。

两个月前,叶修一觉醒来,望着明显不是酒店房间的天花板愣了下神,翻过身差点掉下床,才发现原本和他住一间房的方锐不知所踪,取而代之睡在他下铺的竟是他再熟悉不过却又不合情理的年轻的亲弟弟叶秋。



那一瞬间叶修几乎以为一切都是他做过的最漫长的一场梦,梦里他离家出走,遇到了荣耀和苏家兄妹,组建了战队,被战队排挤又东山再起,最后还带着一帮职业选手拿了世界冠军。可如果这是梦的话,也未免太长太真实了吧?起码叶修自问想象力还没丰富到能创造出王杰希和他的大小眼这种人设。

两个月过去了,叶修还是偶有不真实的感觉,总觉得自己哪一天醒来就又会回到苏黎世酒店的床上了,但是这种事一直没有发生,叶修也就既来之则安之,接受了自己穿越到了平行世界的自己身上,这个世界的叶修没有离家出走,叶秋也没有,就这么一直混到了十八岁。

想到十八岁的叶家兄弟应该是在读高三,在叶修刚醒来那天可是引起了他相当大的恐慌,他可没读过高中,这要是去参加高考,就是要亲手毁了自己一生啊。还好他醒来的时间比较巧妙,正好是高考结束兄弟俩在家等待通知书的时候,听着家里饭桌上的谈话,这个世界的叶修成绩虽然比不上叶秋,但也还过得去,能混上个一本。叶修庆幸之余也觉得世界真是奇妙,他13岁之后就再没见过如此和颜悦色的父亲了,虽然不是他本人考的,被亲戚朋友夸的多了,也隐隐生出些别人家孩子的虚荣感来。

将近三个月的暑假,本质还是个宅男的叶修自然也没有什么去旅游的心思,他第一时间买了台荣耀登录器,想感受一下熟悉的环境带来的安全感,才发现此时的荣耀才发展到第三区,而荣耀论坛上讨论的都是即将成立的荣耀职业联盟这件事。而看到嘉世战队队长苏沐秋,账号枪炮师沐雨橙风这样的帖子的时候,叶修盯着屏幕,半天才陷回椅子里,呼出一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憋着的气,第一次觉得,也许这样也很好,这个世界人还是那些,但真的和他经历过的不同了,也挺好。

所以在荣耀三区混了两个月的一叶知秋,在看见一个叫周泽楷的神枪手出现在竞技场房间里的时候,一瞬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愣得忘记了点准备。

直到一分钟之后,对方头上浮起一个只有问号的文字泡时,叶修才反应过来连忙点了准备,看着一直没出声的神枪手板着张没什么表情的系统脸,叶修想,这一定是那个周泽楷。







有人想看的话会写……但是加班党不敢保证速度和长度啦(///▽///)

蟒獒 阴差阳错 (7.2)


我还活着,只是忙到起飞,不过我这次终于攒多了点字数,看在记壳儿开窍的份上原谅我吧。忘记前文的请戳头像😂




许昕是真的失算了,今天上午大起大落的情节太多,让他都忘了他从进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坚持的事——错开张继科的洗澡时间。

别以为这很容易,张继科爱洗澡是出了名的,冬天一天一趟,夏天一天两趟,要是做了运动,一天四洗也是有的,澡堂上上下下的阿姨大爷理发店小哥他都熟。他们学院从大一到大三就没有课少的时候,洗澡时间就那么点,既要保持不让张继科嫌弃的洗澡频率又要和他完美错开时间的那种艰难,绝对谁试谁知道。可是许昕硬是挺过来了,一挺就挺了三年。

他会听着走廊上的动静踩着他洗澡回来时拎澡筐出门,或者在屋里等一会儿再去敲隔壁的门问他们要不要去洗澡,就差把真诚俩字写脑门儿上了。总之,三年间张继科还真没在澡堂遇见过洗澡洗得挺勤的许昕。

许昕下楼并没有去卡机充水卡,反倒是一路下到底楼,在终年飘散着西红柿鸡蛋面特有的浓香的小超市买了两瓶尖叫,又慢腾腾爬回四楼,琢磨着张继科应该已经洗上了。今天下雨天冷,来洗澡的人不多,不过就学校澡堂水龙头的尿性,他们占不到一块儿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

结果可能真的是有点儿寸吧,许昕脱了衣服进去之后往里没走几米就听有人叫他:“这儿呢许昕,我给你占了一个。”

许昕认命地走过去一瞧,还是差点崩溃,张继科用一瓶沐浴露在自己正对面给他占了个喷头,至于原因,以许昕对他的了解,肯定是他左右两边一整排的喷头都壮烈了。

其实要真是并排的话还有好些,坚持目不斜视就是胜利了,可面对面,总不能一直背对着人家吧,那也太明显太做作了不是?不过纠结着,许昕突然还真是灵机一动,连忙摘下他洗澡也得带着的黑框眼镜,对面人的身影瞬间又抽象又朦胧。许昕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自己是个深度近视过。给自己催眠着那不是张继科不是张继科争气争气,一边摸索着洗起了澡。

前几分钟都相安无事,俩人各说各的,偶尔聊下饥荒生存天数,过的也算是轻松加愉快。可惜好景不长,两人结伴去洗澡,必然出现的对话就这么自然地出现了。张继科拔了水卡把手从澡巾里抽出来,说道: “昕子,帮我搓下后背。”

大写的尴尬,许昕趿拉着拖鞋蹭过两排淋浴喷头之间的三米半距离,接过张继科手上一面蓝一面橙的澡巾,套在右手上,左手扶上了他左边肩膀,手下的皮肤并不如他意淫中那么光滑,不过因为沾了水的缘故,手感很是不错,许昕觉得左手两人接触的面积烫的吓人,想动一动,又怕意图太明显了,反而一动不敢动,右手温突突的搓着。

“你使点儿劲儿行不?这能搓出啥呀?”

“你天天搓,搓下来的都不是灰儿是皮了,你看这糙的。”许昕没用力,反而把澡巾转了一圈换成了不太粗糙的那面。

“大老爷们儿要那么细皮嫩肉的干嘛呀?糙点儿才好呢。”张继科不以为然,洗澡不搓点儿灰儿下来,还叫洗澡吗?

“真听不出来你是一天洗八遍澡的人。”

“我这叫干净,真爷们儿就得干净,这样以后和人上了床才、不磕碜。”

这么一个可疑的停顿之后,一时间只能听见过道那边水打在地上带走泡沫的声音。

张继科脖子缩了缩,直起身子把水卡插回去,水冲下来浇在后背上,也溅了许昕一身,许昕连忙躲开,就听他小声问道,“昕子,你,你说想追我,是不是,是不是还想睡我啊……”

许昕说我能说什么呢?许昕吓死了,脚底一滑,拖鞋隔着一层水摩擦着地砖,澡堂里响起不大不小的声音。

说不想?太没礼貌了,也太假了。他平均每天会在脑袋里把张继科摁床上狠操七次,剩下三次不在床上。

说想呢?人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人家,好像也不太好,有点肤浅。

脑袋里又响起储物柜里那把绿伞的声音:“狗别怂,follow your heart!”

follow my heart?写成汉字不就是怂吗?

“啊……啊。”最后还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万能语气词到了嘴边。

张继科转过来,暗搓搓低头瞄了他腿间一眼,然后挺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许昕虽然近视,但这么近的距离,他不瞎好吗?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庆幸尺寸过了人心理关没因为尺寸超标被一棒子打死还是自卑没被人太当回事儿好了。

许昕不可避免地看了看一直没敢直视的张继科的那根,瞬间后悔,这他妈谁看了不自卑啊?就看张继科那鼻子就知道他小不了,不过实物还是令人震惊,许昕不禁佩服起经常跟张继科一起洗澡的马龙,看不出来他心理素质这么好。

“把我沐浴露给我。”

许昕转回去拿了沐浴露,看着张继科用浴花滚出的满身泡沫顺着身体轮廓淌下来,思维又开始发散。澡堂里很热,闷得很难喘气。

“许昕许昕,”许昕抬头看张继科,张继科低头没看他,“你别看了别看了。”

张继科上了大学黑了不少,许昕眼神也不好使,但他猜他可能脸红了,于是自己也闹了个红脸,拿起刚才买的尖叫猛灌。


TBC.


是不是长了!!!!求评论,来安慰我被资本主义压榨成汁的心灵。

呵,还没下班。蟒蟒洗不上澡了。

蟒獒 阴差阳错 (7.1)

害怕,走外链。但还是要记得回来评论的好嘛~蟒蟒在这里等你~

链接在评论。

龙獒 鸡毛蒜皮 (18)


只有糖,鸡毛蒜皮只有糖。

其实是接上章,当天晚上。


-最近她们都开始刷蟒獒了好像。

-什么蟒獒?

-就是我上许昕。艹、疼!疼!别他妈咬!

-什么蟒獒?

-许昕上我行了吧?啊操你妈马龙你属狗的?松开!

-什么蟒獒?

-不知道!龙獒王道行了吗?你松开我不要了!都他妈软了你还嗦了啥?

-对不起啊继科儿,我给你舔舔,舔舔就好了,啊。

-少来,你心眼儿可真小啊马龙。

-那你知道我小心眼儿你就惯着我点儿呗~

-天天让你上还不够惯着你啊,你还想咋的,上天啊?

-不上天不上天,天有什么好上的,我就喜欢上你。你对我多好啊。

-知道就快点儿动。




TBC.



继续求评论。去码阴差阳错了。

蟒獒 阴差阳错 (6.2)

还记得我吗?









上回书说到放下书包去打饭,这回他们打完了。

然后问题就来了。

怎么坐?坐张继科旁边还是对面?好像都挺好,可是又都不太好。不过他没来得及纠结太久,因为其他两个人没能体会到他的纠结,和平时一样面对面放下了餐盘。

许昕自己杵在那儿太显眼,心一横一屁股坐在了马龙旁边,斜对着张继科。四月份的塑料椅子和天气一样凉,正碰上个没了泡沫垫的,顺势就是一个冷颤。这一坐张继科没什么反应,马龙倒是愣了一下,转头问他,“咱俩换换?”

不用想许昕也知道自己现在脸肯定红爆了,哼唧出一句不用。

心好累,吃个饭压力也很大。喜欢人家六年,一朝逞能表白,之后就怂了,这个怂货是谁我不认识。

可是真的,特别不好意思。

继科儿对他的态度其实也没什么变化,可他就是觉得不一样了,那双睁不开的眼睛哪怕只是随随便便地略过他都好像带了一层浪漫的颜色,虽然他也清楚那桃花眼看动物世界的时候也是一个德行,深情,瞪谁谁怀孕。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吃了一顿饭,也不记得吃的啥就吃完了,最后还是马龙提醒他给方博带的饭。

回到寝室,方博和往常一样卷在被里玩儿手机,见他回来急忙咚咚咚下床拿出了饭盆儿,许昕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心里很有些感触,站在那儿没有动。

总算还有什么是没变的,这一上午对他来说真是太多变数了,忽忽悠悠的,24小时之前他还决定把这份感情藏到毕业呢。

方博那厢迟迟不见许昕动弹,试探着问道,“天王盖地虎?”

许昕一愣,“方博一米五?”

方博好气啊,可还是要忍辱负重,盯着他手里的袋子,“父,父爱如山?”

许昕笑了,幅度有点儿大,方博忙着瞅饭并没有发现。他递出手里的塑料袋,漫不经心地说,“对了,徐老师让你明天高法课上去背四六五课的课文,否则你期末就不用考了。”

看着对方瞬间灰败下来的脸色,许昕心情好了不少,收拾了澡筐准备出门洗澡。

一开门就看见隔壁推门出来一个同样拎着澡筐的张继科,许昕心里一紧,艹,大意了,今天还没完呢。

那一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求你不要说出那句话。

张继科,“你也洗澡去啊?一起吧?”







TBC.


对哈哈哈哈我回来了,那啥真的是太忙太忙了,我也知道我短。。我会炖蟒獒肉来补偿的!没想到写了这么多天居然文里才过了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锅。


还是求评论,❤(。☌ᴗ☌。)。

你问我为什么没更新?青豆花真好吃。

情绪崩溃,说好的双更说没就没,看到的都是真爱,换了头像你们还爱我吗?

蟒獒 阴差阳错 (6.1)

我还活着,昨晚写材料到两点,今天异常精神。。来更新。今天依然短小,双更!但是晚上可能还会加更一个继科儿视角的番外,还是不要等哈哈哈。


6、



许昕心情特别美丽。

到了看啥啥好看的地步。联通广场上淌鼻涕的小熊孩子怎么长得这么好看啊?主楼楼下的大粉芍药今天也分外妖娆啊?高法老师的口音今天也一样的好听啊?

“许昕,把牙收一收行不?你看哪个学生课上成天嬉皮笑脸的啊?”

哦,高法老师还是那样啊。

“老师您说的太对了,”许昕尽力板了板脸,还是没撑住,又咧开了,“不行老师我憋不住啊!今天……天太好了!”

“下大雨呢大哥,你谈恋爱了啊?”

“咳,没有没有,早儿呢。”

“没地儿嘚瑟了是吧?这要成了不得顺窗户跳下去啊?”

“唉,老师你不懂。”

“我孩子都会跑了你跟谁俩呢?张继科马龙你俩笑啥?别以为没人看见你俩说小话儿!你们仨,还有方博儿,啊,方博儿又没来吧?回去把这一课texte给我背了,下节课上来背!告诉方博再不来期末不用考了!”

张继科无辜躺枪,还想挣扎一下,“老师我没笑……”

“你没笑马龙嘴都咧到耳朵了,他替你笑的呗?马龙背两篇?”

“我笑了我笑了……”

“小臭孩儿还跟我在这儿秀恩爱,下课吧下课吧,都去吃饭吧!”

呜呜啦啦地人都散了,留下被控告秀恩爱的俩人加许昕。

“你中午跟我们一块儿吃么?”马龙问地自然,许昕反倒脸上不利索起来。经过早上那一段儿,一起去个食堂好像都和以前不太一样了。

“嗯,跟你们一起,我还得给方博儿带饭。”

因为墨迹了这么一会儿,等仨人走到食堂,正是一座难求的时候。平时两个人还好,三个人的座儿最是难找。好不容易等到一桌人端盘子走了,三个人才把书包放下拿着饭卡去打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