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倚沉周

沉迷磕山。

用花来比喻五子的话


(`・З・´) 桜 

(´・∀・`) 椿(山茶)

(*.゚ω゚) 菊

(‘◇‘) 向日葵

ノ`∀´ル 薔薇


【榎吉】吉本今天也在思考

在吉本荒野咬着蛋糕勺子思考的十分钟之间。

榎本径将从干洗店拿回来的衣服放回了大概是他不知道在哪里的柜子里。

收走了他喝完了的果汁,刷了杯子。

出门将可燃或者不可燃的垃圾送到属于它们的地方又回来。

吉本什么都不用做。

第十一分钟,榎本拿走了他嘴里的勺子,舀起最后一口蜂蜜蛋糕。

吉本张开嘴,正好赶上蛋糕送进嘴里。他看着榎本径没什么表情的圆圆的脸,只咬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自然的进了榎本嘴里。

吉本看着榎本刷了蛋糕盘子和勺子,盘子放在沥水架上,用毛巾擦了手,转身进了卧室。

抽屉拉开又合上的声音,榎本径的脚步声,然后是拿着指甲刀出来的榎本径。

右手被拿起来,指甲被修理的声音。

“径く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

“さあ、为什么呢。”

今天吉本荒野也没有得到答案。


小段子。

之前那篇后续不小心开车了……不会弄链接……

榎吉 拾金不昧

一个锁匠捡到三三自己昧下的故事,标题是反的fufufu

 


拾金不昧


榎本径捡到吉本荒野那天天气非常冷。

 

若不是在监控画面的角落里发现了一抹和地面不一样的土黄色,恐怕吉本就要冻死在连垃圾桶都没有的小巷里了。

 

趴在地上的人额角有伤口,不过好在看起来血已经止住了,应该不会马上死掉。然而考虑到这几天的气温,估计再有半天店铺外就能收获一具新鲜尸体了吧。

 

榎本径也说不好当时是为什么要捡回吉本荒野了,可能是一时的良心发现,也可能只是不想发生什么不吉利的事影响生意,后者成为了日后吉本追问起时他拷贝一样的回答模板。

 

总之是捡了人回来。打开门上繁复的锁费了点功夫。榎本径把人扔到店尽头的长沙发上,正要起身时却被一把抱住了。榎本下意识想要挣开的同时感受到了怀里大幅度的颤抖和隔着柔软的羊毛衫传来的冰凉,看来只是突然到了温暖的室内才感觉到了冷。

 

维持着弯腰的姿势大概有五六分钟,榎本才感觉到抓在衣服上的力道渐渐放松,打在胸前的呼吸也没了之前的急促,他直起身,看到重新躺入沙发的那个人现在已经醒了过来,他这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这个不速之客。

 

脸冻得有些浮肿,不过丝毫不掩那双大眼睛自带的风情,榎本径脸上不显,心下却暗自欣赏感叹了一番。他喜欢眼睛漂亮的人,而这个被自己捡来的人长得对极了他的口味。除去第一眼看到的圆圆的眼睛,微微上翘的眉毛、英挺的鼻子和看上去就手感极佳的微微撅起的嘴唇也是不可多得。

 

这倒是意料之外的惊喜了。

 

榎本径自认不是什么好人,脑中已经开始计算怎么也要在这人离开之前吃上一回。

 

眼前半睁着眼睛的小动物浑身脏兮兮急需冲洗,额角的伤口也要先处理才行,榎本径低头看了看自己被抓的变了形的羊毛衫,还是先去倒了杯热茶过来。

 

这人双手捧着茶杯的样子更像仓鼠了,一杯热的下肚,才终于放松下来似的长长地出了口气,腿脚伸开来往沙发里又沉了沉。

 

榎本径仿佛此时才终于想起了他的轻微洁癖,眉头微皱,“把衣服脱了扔地上,去洗澡。”

 

“诶?榎本先生是那边的人?相当直球呐。”作死的小动物,声音虽然可爱,说出来的话倒是欠揍的很。

 

榎本径不为所动,右手冷不丁将刚才就拿在手里的酒精棉按上了他头上的伤口,满意地看着他不受控制地吸着气皱起小脸,嘴上却还要不服输的撒着娇:“温柔一点嘛榎本先生,人家是第一次呢~”

这张嘴早晚要用什么给他堵上。

 

“你认识我。”

 

“住在这附近的所有居民我都知道哦~”一副快来追问我的得意表情也很可爱,榎本径结束了手上的清理作业,淡淡的回了一句,“是吗。水是恒温的,打开就可以洗。伤口不要沾水,浴室在那边。”

 

连名字都没有问,余光里那憋闷的鼓起的双颊让榎本径心情很好,这种表演型人格的小坏蛋,早晚让他自己憋不住把什么都吐出来。

 

另一边,从来没有遇到过锁匠这种类型的人的家庭教师确实憋得浑身难受,他总是有走到哪里都会被人搭理的自信的,堵着一口上不来下不去的气,在浴室里挤光了榎本径那瓶一看就很贵的樱花味沐浴露。

 

吉本荒野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工作台上显眼的位置放着外面盒子和一碗还在冒着热气的拉面,屋里却没看到锁匠的人影。吉本一边吸溜面条一边打量起这不大的店面,与其说是防盗商店倒不如说是作案工具专卖店,还没看出个所以然,就听门上传来开锁的声音,上上下下居然有四道。虽然没有想过跑路,不过他刚才是被坏人反锁在屋里了吗?哪家锁匠门上装四道锁啊?被好奇心折磨的不行,一边反省事前对住宅区的摸底工作做得还不够到位,一边还要用面条塞住自己想提问想的不行的嘴,一时很是繁忙。

 

榎本径进门看见的就是仓鼠先生埋头吃得热火朝天的情景,那人吃完面条又捧起碗把汤也吸溜的见底,放下碗毫不讲究地用手背一抹嘴,转身又栽回沙里舒服地喘气。饶是榎本径也不禁扯起一边嘴角。

 

他走过去收拾餐具,沙发上的人突然找回了被食物短暂占用了的注意力一般拧过来盯着他,似乎是努力想用眼神的力量让他先开口。

 

真的很可爱,想亲亲他。榎本径这么想着,就这么做了。

 

什么都没说,弯身在那张饱满的嘴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扔下一脸懵逼的仓鼠将外卖盒子放到了门外之后径直去了浴室洗漱。

 

再出来的时候本来正在沙发上疯狂翻滚的小可怜又突然陷入僵直,一瞬不瞬地盯着他看。

 

榎本径好心情的打开卧室的门,“床很大很软,给你一分钟考虑睡哪儿。”

 

吃饱喝足还洗的香喷喷的,被这么一诱惑,连日的疲惫仿佛瞬间找了上来,从眼皮开始全身都觉得好沉,吉本忍不住打了个带眼泪的哈欠。防盗商店的老板没有等他转身进了屋,留着一道不知道通向什么的门。

 

吉本荒野穿过那扇门的时候想,他只是太久没有睡过又大又软的床了,而且沙发上根本就没有给他拿出被子。

 

榎本径看着他捡来的小动物战战兢兢地钻进被子却几乎在沾到枕头的瞬间就睡着的时候,笑着打了个喷嚏,小坏蛋把小半瓶沐浴露都挤身上了,害他用洗手的香皂洗了个澡不说,上了床还熏得要死。看来明天要去买几瓶900毫升的家庭装,喜欢挤的话就让他一次挤个够好了。




TBC?

有人看的话

蟒獒 阴差阳错 (7.2)


我还活着,只是忙到起飞,不过我这次终于攒多了点字数,看在记壳儿开窍的份上原谅我吧。忘记前文的请戳头像😂




许昕是真的失算了,今天上午大起大落的情节太多,让他都忘了他从进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坚持的事——错开张继科的洗澡时间。

别以为这很容易,张继科爱洗澡是出了名的,冬天一天一趟,夏天一天两趟,要是做了运动,一天四洗也是有的,澡堂上上下下的阿姨大爷理发店小哥他都熟。他们学院从大一到大三就没有课少的时候,洗澡时间就那么点,既要保持不让张继科嫌弃的洗澡频率又要和他完美错开时间的那种艰难,绝对谁试谁知道。可是许昕硬是挺过来了,一挺就挺了三年。

他会听着走廊上的动静踩着他洗澡回来时拎澡筐出门,或者在屋里等一会儿再去敲隔壁的门问他们要不要去洗澡,就差把真诚俩字写脑门儿上了。总之,三年间张继科还真没在澡堂遇见过洗澡洗得挺勤的许昕。

许昕下楼并没有去卡机充水卡,反倒是一路下到底楼,在终年飘散着西红柿鸡蛋面特有的浓香的小超市买了两瓶尖叫,又慢腾腾爬回四楼,琢磨着张继科应该已经洗上了。今天下雨天冷,来洗澡的人不多,不过就学校澡堂水龙头的尿性,他们占不到一块儿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

结果可能真的是有点儿寸吧,许昕脱了衣服进去之后往里没走几米就听有人叫他:“这儿呢许昕,我给你占了一个。”

许昕认命地走过去一瞧,还是差点崩溃,张继科用一瓶沐浴露在自己正对面给他占了个喷头,至于原因,以许昕对他的了解,肯定是他左右两边一整排的喷头都壮烈了。

其实要真是并排的话还有好些,坚持目不斜视就是胜利了,可面对面,总不能一直背对着人家吧,那也太明显太做作了不是?不过纠结着,许昕突然还真是灵机一动,连忙摘下他洗澡也得带着的黑框眼镜,对面人的身影瞬间又抽象又朦胧。许昕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自己是个深度近视过。给自己催眠着那不是张继科不是张继科争气争气,一边摸索着洗起了澡。

前几分钟都相安无事,俩人各说各的,偶尔聊下饥荒生存天数,过的也算是轻松加愉快。可惜好景不长,两人结伴去洗澡,必然出现的对话就这么自然地出现了。张继科拔了水卡把手从澡巾里抽出来,说道: “昕子,帮我搓下后背。”

大写的尴尬,许昕趿拉着拖鞋蹭过两排淋浴喷头之间的三米半距离,接过张继科手上一面蓝一面橙的澡巾,套在右手上,左手扶上了他左边肩膀,手下的皮肤并不如他意淫中那么光滑,不过因为沾了水的缘故,手感很是不错,许昕觉得左手两人接触的面积烫的吓人,想动一动,又怕意图太明显了,反而一动不敢动,右手温突突的搓着。

“你使点儿劲儿行不?这能搓出啥呀?”

“你天天搓,搓下来的都不是灰儿是皮了,你看这糙的。”许昕没用力,反而把澡巾转了一圈换成了不太粗糙的那面。

“大老爷们儿要那么细皮嫩肉的干嘛呀?糙点儿才好呢。”张继科不以为然,洗澡不搓点儿灰儿下来,还叫洗澡吗?

“真听不出来你是一天洗八遍澡的人。”

“我这叫干净,真爷们儿就得干净,这样以后和人上了床才、不磕碜。”

这么一个可疑的停顿之后,一时间只能听见过道那边水打在地上带走泡沫的声音。

张继科脖子缩了缩,直起身子把水卡插回去,水冲下来浇在后背上,也溅了许昕一身,许昕连忙躲开,就听他小声问道,“昕子,你,你说想追我,是不是,是不是还想睡我啊……”

许昕说我能说什么呢?许昕吓死了,脚底一滑,拖鞋隔着一层水摩擦着地砖,澡堂里响起不大不小的声音。

说不想?太没礼貌了,也太假了。他平均每天会在脑袋里把张继科摁床上狠操七次,剩下三次不在床上。

说想呢?人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人家,好像也不太好,有点肤浅。

脑袋里又响起储物柜里那把绿伞的声音:“狗别怂,follow your heart!”

follow my heart?写成汉字不就是怂吗?

“啊……啊。”最后还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万能语气词到了嘴边。

张继科转过来,暗搓搓低头瞄了他腿间一眼,然后挺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许昕虽然近视,但这么近的距离,他不瞎好吗?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庆幸尺寸过了人心理关没因为尺寸超标被一棒子打死还是自卑没被人太当回事儿好了。

许昕不可避免地看了看一直没敢直视的张继科的那根,瞬间后悔,这他妈谁看了不自卑啊?就看张继科那鼻子就知道他小不了,不过实物还是令人震惊,许昕不禁佩服起经常跟张继科一起洗澡的马龙,看不出来他心理素质这么好。

“把我沐浴露给我。”

许昕转回去拿了沐浴露,看着张继科用浴花滚出的满身泡沫顺着身体轮廓淌下来,思维又开始发散。澡堂里很热,闷得很难喘气。

“许昕许昕,”许昕抬头看张继科,张继科低头没看他,“你别看了别看了。”

张继科上了大学黑了不少,许昕眼神也不好使,但他猜他可能脸红了,于是自己也闹了个红脸,拿起刚才买的尖叫猛灌。


TBC.


是不是长了!!!!求评论,来安慰我被资本主义压榨成汁的心灵。

呵,还没下班。蟒蟒洗不上澡了。

蟒獒 阴差阳错 (7.1)

害怕,走外链。但还是要记得回来评论的好嘛~蟒蟒在这里等你~

链接在评论。

龙獒 鸡毛蒜皮 (18)


只有糖,鸡毛蒜皮只有糖。

其实是接上章,当天晚上。


-最近她们都开始刷蟒獒了好像。

-什么蟒獒?

-就是我上许昕。艹、疼!疼!别他妈咬!

-什么蟒獒?

-许昕上我行了吧?啊操你妈马龙你属狗的?松开!

-什么蟒獒?

-不知道!龙獒王道行了吗?你松开我不要了!都他妈软了你还嗦了啥?

-对不起啊继科儿,我给你舔舔,舔舔就好了,啊。

-少来,你心眼儿可真小啊马龙。

-那你知道我小心眼儿你就惯着我点儿呗~

-天天让你上还不够惯着你啊,你还想咋的,上天啊?

-不上天不上天,天有什么好上的,我就喜欢上你。你对我多好啊。

-知道就快点儿动。




TBC.



继续求评论。去码阴差阳错了。

蟒獒 阴差阳错 (6.2)

还记得我吗?









上回书说到放下书包去打饭,这回他们打完了。

然后问题就来了。

怎么坐?坐张继科旁边还是对面?好像都挺好,可是又都不太好。不过他没来得及纠结太久,因为其他两个人没能体会到他的纠结,和平时一样面对面放下了餐盘。

许昕自己杵在那儿太显眼,心一横一屁股坐在了马龙旁边,斜对着张继科。四月份的塑料椅子和天气一样凉,正碰上个没了泡沫垫的,顺势就是一个冷颤。这一坐张继科没什么反应,马龙倒是愣了一下,转头问他,“咱俩换换?”

不用想许昕也知道自己现在脸肯定红爆了,哼唧出一句不用。

心好累,吃个饭压力也很大。喜欢人家六年,一朝逞能表白,之后就怂了,这个怂货是谁我不认识。

可是真的,特别不好意思。

继科儿对他的态度其实也没什么变化,可他就是觉得不一样了,那双睁不开的眼睛哪怕只是随随便便地略过他都好像带了一层浪漫的颜色,虽然他也清楚那桃花眼看动物世界的时候也是一个德行,深情,瞪谁谁怀孕。

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吃了一顿饭,也不记得吃的啥就吃完了,最后还是马龙提醒他给方博带的饭。

回到寝室,方博和往常一样卷在被里玩儿手机,见他回来急忙咚咚咚下床拿出了饭盆儿,许昕看着这熟悉的一幕,心里很有些感触,站在那儿没有动。

总算还有什么是没变的,这一上午对他来说真是太多变数了,忽忽悠悠的,24小时之前他还决定把这份感情藏到毕业呢。

方博那厢迟迟不见许昕动弹,试探着问道,“天王盖地虎?”

许昕一愣,“方博一米五?”

方博好气啊,可还是要忍辱负重,盯着他手里的袋子,“父,父爱如山?”

许昕笑了,幅度有点儿大,方博忙着瞅饭并没有发现。他递出手里的塑料袋,漫不经心地说,“对了,徐老师让你明天高法课上去背四六五课的课文,否则你期末就不用考了。”

看着对方瞬间灰败下来的脸色,许昕心情好了不少,收拾了澡筐准备出门洗澡。

一开门就看见隔壁推门出来一个同样拎着澡筐的张继科,许昕心里一紧,艹,大意了,今天还没完呢。

那一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求你不要说出那句话。

张继科,“你也洗澡去啊?一起吧?”







TBC.


对哈哈哈哈我回来了,那啥真的是太忙太忙了,我也知道我短。。我会炖蟒獒肉来补偿的!没想到写了这么多天居然文里才过了一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锅。


还是求评论,❤(。☌ᴗ☌。)。

你问我为什么没更新?青豆花真好吃。

情绪崩溃,说好的双更说没就没,看到的都是真爱,换了头像你们还爱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