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倚沉周

all周好好好,杂食没什么雷点。獒受好好好。

蟒獒 阴差阳错 (7.2)


我还活着,只是忙到起飞,不过我这次终于攒多了点字数,看在记壳儿开窍的份上原谅我吧。忘记前文的请戳头像😂




许昕是真的失算了,今天上午大起大落的情节太多,让他都忘了他从进大学开始就一直在坚持的事——错开张继科的洗澡时间。

别以为这很容易,张继科爱洗澡是出了名的,冬天一天一趟,夏天一天两趟,要是做了运动,一天四洗也是有的,澡堂上上下下的阿姨大爷理发店小哥他都熟。他们学院从大一到大三就没有课少的时候,洗澡时间就那么点,既要保持不让张继科嫌弃的洗澡频率又要和他完美错开时间的那种艰难,绝对谁试谁知道。可是许昕硬是挺过来了,一挺就挺了三年。

他会听着走廊上的动静踩着他洗澡回来时拎澡筐出门,或者在屋里等一会儿再去敲隔壁的门问他们要不要去洗澡,就差把真诚俩字写脑门儿上了。总之,三年间张继科还真没在澡堂遇见过洗澡洗得挺勤的许昕。

许昕下楼并没有去卡机充水卡,反倒是一路下到底楼,在终年飘散着西红柿鸡蛋面特有的浓香的小超市买了两瓶尖叫,又慢腾腾爬回四楼,琢磨着张继科应该已经洗上了。今天下雨天冷,来洗澡的人不多,不过就学校澡堂水龙头的尿性,他们占不到一块儿的可能性还是比较高的。

结果可能真的是有点儿寸吧,许昕脱了衣服进去之后往里没走几米就听有人叫他:“这儿呢许昕,我给你占了一个。”

许昕认命地走过去一瞧,还是差点崩溃,张继科用一瓶沐浴露在自己正对面给他占了个喷头,至于原因,以许昕对他的了解,肯定是他左右两边一整排的喷头都壮烈了。

其实要真是并排的话还有好些,坚持目不斜视就是胜利了,可面对面,总不能一直背对着人家吧,那也太明显太做作了不是?不过纠结着,许昕突然还真是灵机一动,连忙摘下他洗澡也得带着的黑框眼镜,对面人的身影瞬间又抽象又朦胧。许昕从来没有这么庆幸自己是个深度近视过。给自己催眠着那不是张继科不是张继科争气争气,一边摸索着洗起了澡。

前几分钟都相安无事,俩人各说各的,偶尔聊下饥荒生存天数,过的也算是轻松加愉快。可惜好景不长,两人结伴去洗澡,必然出现的对话就这么自然地出现了。张继科拔了水卡把手从澡巾里抽出来,说道: “昕子,帮我搓下后背。”

大写的尴尬,许昕趿拉着拖鞋蹭过两排淋浴喷头之间的三米半距离,接过张继科手上一面蓝一面橙的澡巾,套在右手上,左手扶上了他左边肩膀,手下的皮肤并不如他意淫中那么光滑,不过因为沾了水的缘故,手感很是不错,许昕觉得左手两人接触的面积烫的吓人,想动一动,又怕意图太明显了,反而一动不敢动,右手温突突的搓着。

“你使点儿劲儿行不?这能搓出啥呀?”

“你天天搓,搓下来的都不是灰儿是皮了,你看这糙的。”许昕没用力,反而把澡巾转了一圈换成了不太粗糙的那面。

“大老爷们儿要那么细皮嫩肉的干嘛呀?糙点儿才好呢。”张继科不以为然,洗澡不搓点儿灰儿下来,还叫洗澡吗?

“真听不出来你是一天洗八遍澡的人。”

“我这叫干净,真爷们儿就得干净,这样以后和人上了床才、不磕碜。”

这么一个可疑的停顿之后,一时间只能听见过道那边水打在地上带走泡沫的声音。

张继科脖子缩了缩,直起身子把水卡插回去,水冲下来浇在后背上,也溅了许昕一身,许昕连忙躲开,就听他小声问道,“昕子,你,你说想追我,是不是,是不是还想睡我啊……”

许昕说我能说什么呢?许昕吓死了,脚底一滑,拖鞋隔着一层水摩擦着地砖,澡堂里响起不大不小的声音。

说不想?太没礼貌了,也太假了。他平均每天会在脑袋里把张继科摁床上狠操七次,剩下三次不在床上。

说想呢?人把你当兄弟,你却想睡人家,好像也不太好,有点肤浅。

脑袋里又响起储物柜里那把绿伞的声音:“狗别怂,follow your heart!”

follow my heart?写成汉字不就是怂吗?

“啊……啊。”最后还是老祖宗传下来的万能语气词到了嘴边。

张继科转过来,暗搓搓低头瞄了他腿间一眼,然后挺明显地松了一口气。许昕虽然近视,但这么近的距离,他不瞎好吗?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庆幸尺寸过了人心理关没因为尺寸超标被一棒子打死还是自卑没被人太当回事儿好了。

许昕不可避免地看了看一直没敢直视的张继科的那根,瞬间后悔,这他妈谁看了不自卑啊?就看张继科那鼻子就知道他小不了,不过实物还是令人震惊,许昕不禁佩服起经常跟张继科一起洗澡的马龙,看不出来他心理素质这么好。

“把我沐浴露给我。”

许昕转回去拿了沐浴露,看着张继科用浴花滚出的满身泡沫顺着身体轮廓淌下来,思维又开始发散。澡堂里很热,闷得很难喘气。

“许昕许昕,”许昕抬头看张继科,张继科低头没看他,“你别看了别看了。”

张继科上了大学黑了不少,许昕眼神也不好使,但他猜他可能脸红了,于是自己也闹了个红脸,拿起刚才买的尖叫猛灌。


TBC.


是不是长了!!!!求评论,来安慰我被资本主义压榨成汁的心灵。

评论(25)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