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倚沉周

all周好好好,杂食没什么雷点。獒受好好好。

蟒獒 阴差阳错 (2)

上学的时候是人生最好的时候,上班了人就会因为中秋放三天假这种小事儿兴奋的不想做事了。

所以我来更文。依然不长。继科儿也算出现了吧~


2、



许昕又梦见了他和张继科相遇的那天。

天气和他想象中的一样好,乍暖还寒时,难得的温暖。

梦里张继科在高中操场的假草皮上帮他找眼镜,他像个瞎子一样坐在地上盯着那个挺翘的屁股,朦朦胧胧的,他觉得很好看。然后那人站起来转过身来说找到了,右手把他的黑框眼镜进他手里。许昕迫不及待地戴上,刚好来得及看清对方长长的眼睫毛和奶白奶白的皮肤。许昕想:男人的睫毛怎么能这么长?

然后他就亲上去了,而张继科没有躲开。



许昕从床上慢腾腾地坐起来,感觉脸还是红的。是谁说做梦是没有触觉的?他抬手放在嘴上,反应过来又觉得太做作了,狠狠抹了一下。

他坐在那儿,想,醒来觉得甚是孤单。

哪怕许昕记性再差,他也记得那天的张继科在把眼镜递给他之后连名字都没来得及交换就被教导处的秦主任以打架之名抓走了,他盯着少年人略显单薄的肩胛骨行了半天的注目礼。

什么都没来得及发生,可是什么都已经发生了。



对床方博还没醒,四仰八叉地摊在被褥上,许昕盯着他雪白的肚皮,不知怎么就想到了一句醒世名言,突然产生了向谁倾诉的欲望。

他一言不发地穿衣服下床,去水房洗漱,拿上钥匙出了门。

穿过行走了三年多的校园,一路进了主楼,打开b座一楼角落里沉睡着的铁门,开电闸,坐进熟悉的椅子,开电脑,推开音响,最后是麦。

时间,早上7:30。

熟悉的音乐响遍了H大。

许昕不相信校园广播有固定听众,他自己就是那个常驻播音员。


固定的俄语开场白之后,许昕凑近了麦克风,“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我们迎来了又一个白天,欢迎收听HLJ大学校园广播,我是主持人许昕。

“在开始今天的校内外新闻之前,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今天起床的时候我的一些想法。

“今天早上醒来,我看见我的室友方博还在睡觉,我想,他今天不会去上课了,还会让我中午去食堂给他带饭。

“保尔柯察金说过: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羞愧。这样,在临终的时候,他就能够说……

“所以我今天中午不打算给方博带饭了,我要去见一个人,我们到今天为止认识六年了,然后我要告诉他:

“张继科儿,我喜欢你。”






TBC.


有人猜到他是小广播员吗?学校用了我的母校哈哈哈有认亲的吗?

评论(19)

热度(55)